眾誠速配
廣告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中國的區塊鏈雄心:舍我其誰
發布日期:2019-11-12 18:35   瀏覽:10621次  值班編輯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中國高層的一席話,在全國掀起了區塊鏈風潮。

實際上,中國高層對區塊鏈的“藍圖”和規劃,早在五年前就已有了雛形。

對于區塊鏈,中國有著雄心與耐心,在試水之初,低調摸索,步步為營;在落地之時,步伐堅定,落地有聲。

在未來的區塊鏈世界中,終究會有中國濃墨重彩的一筆。

01超前探索

2014年,央行內部低調籌建了一個神秘的研究團隊。

這個團隊掛在央行印制科學技術研究所下面,成立之時,沒有掛牌,也沒有宣傳。

在當時,沒有人知道,這個團隊,在未來將成為中國區塊鏈技術最大的推動力量之一。

中國官方對于區塊鏈的探索,可能就是從這個時候,悄然打開大門的。

而更多的官方聲音,是在一年后的8月6日傳出。許多中國的比特幣投資者,對這一天印象頗深。

這一天,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題為《比特幣難入主流》的署名評論文章。

它只是邊欄的小豆腐塊,卻在比特幣圈引發軒然大波。

比特幣缺乏監管并屢屢卷入非法活動,加上幣值不穩定,所以始終難以躋身主流交易貨幣。”文章先對比特幣提出了質疑。

然而,文章隨后話鋒一轉:

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出現,還使得區塊鏈技術深入應用的可能性提高。這一技術的價值遠大于比特幣本身。”

區塊鏈是什么?在四年前,這個名詞還并不為公眾所知。

“即使是最早期的比特幣擁護者,也很少有人知道區塊鏈是什么。”一位早期比特幣投資者說。

區塊鏈,在走入主流視野之前,其實早已被中國的高層和學者注意到。

人民日報這篇評論文章的作者楊濤,當時是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

而央行低調成立的那個神秘團隊,也開始從臺下,走上歷史舞臺。

2016年1月20日,央行在北京召開了一場數字貨幣研討會,會上第一次透露,這個神秘的團隊正在研究數字貨幣

在會上,一個性感的概念被提及:法定數字貨幣

“央行:爭取早日推出數字貨幣”,新華社在標題中這樣報道研討會。自此,整個行業都開始知曉,國家的數字貨幣,已在路上。

而這,正式打響了中國區塊鏈的第一炮。

此后,監管層不斷釋放利好。

這一年的10月,工信部發布了《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2016)》。區塊鏈作為一項新技術,開始獲得認可。

兩個月后,區塊鏈被寫入《“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與人工智能、量子通信等,共同被列入“戰略性前沿技術”。

在政策之后,各地政府開始推動技術落地。

其中的領軍者,不是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而是位于西南一隅的貴州貴陽。

2016年12月,貴陽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出版了《貴陽區塊鏈發展和應用》白皮書。

這份白皮書,出自時任貴陽市市委書記的陳剛之手。

白皮書共有86頁,行業從業者稱其“字字金玉,值得揣摩”。

白皮書中,出現了一個新的詞匯,名為“主權區塊鏈”。

白皮書反復強調,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必須置于國家主權范疇下,在法律與監管下。

白皮書對于區塊鏈在各個場景的運用,已有了初步規劃。

“這本白皮書是站在未來看今天,是貴陽發展區塊鏈的‘宣言書’,更是向全社會發出的‘英雄帖’。”陳剛這樣描述這個白皮書的意義。

正因如此,這份白皮書也被行業從業者稱為國家對于區塊鏈技術的“第一份藍圖”。

藍本已成,中國的區塊鏈雄心,開始點滴展現。

02持續落地

2017年4月1日,國家在京津冀腹地畫了一個圈,雄安新區橫空出世。

而白皮書的作者陳剛,被國家欽點,在當年5月調任河北,出任雄安新區管委會主任,成為“千年大計”雄安背后的“大腦”。

雄安,開始成為中國區塊鏈的主戰場和特區。

正是從這一刻開始,中國開始向世界彰顯在區塊鏈領域的勃勃雄心。

“整個雄安,都是一個數字和技術驅動的城市。”一位入駐雄安的金融科技企業高層和萍透露,在雄安的街道和公共設施規劃中,將密布數字節點和區塊鏈技術。

“一旦建設完成,整個雄安就是一座真正的智慧城市。”和萍稱。

在雄安的建設過程中,區塊鏈技術已經上崗。

比如,很多工程項目都植入了區塊鏈技術,簽訂合作后,工程每進行到一定階段,銀行都會自動付款。

“雄安現在無疑是頂尖區塊鏈公司的聚集地。”和萍稱,他們的區塊鏈研發團隊,已全部搬到了雄安。

雄安匯聚了大量的區塊鏈技術精英,騰訊、螞蟻金服、360等企業,都有核心區塊鏈團隊入駐。

除了國內頂尖的團隊之外,對國外團隊,雄安也兼容并包。

比如,美國區塊鏈公司ConsenSys也開始和雄安合作,打造租房平臺。

此時,央行那個神秘的研究團隊,也開始正式亮相。

2017年7月3日,這個組織在北京德勝國際中心C座9樓,對外宣布掛牌。

而牌子上的名字,正是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

截至今日,該研究所公開獲得的專利,已高達74項。

透過這些專利,我們能能看到央行數字貨幣的發展方向。

這些專利基本涵蓋了數字貨幣的所有功能,比如兌換、錢包、存儲、支付、結算,等等。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其中還涉及了銀行數字貨幣的交互。

中國的數字貨幣,技術的“瓜”已基本成熟,只等蒂落。

03未來可期

沒想到,最終助推中國數字貨幣的,是美國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發布了Libra白皮書,一個由國際巨頭主導的數字貨幣計劃,就要呱呱落地。

Facebook的用戶高達24億,Libra的發行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

中國可能不能再等了。

8月,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透露,央行的數字貨幣已經“呼之欲出”。

“從去年開始,數字貨幣研究所的相關人員就已經是996了。”他說。

監管層開始透露更多的中國數字貨幣細節。

以往,現鈔的發行和回籠,是在央行與商業銀行之間完成的。

而央行數字貨幣出現后,現鈔的發行仍然在這一機制之下,但現鈔的形式,則由紙幣變成了數字貨幣

穆長春透露,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對Libra極為重視,甚至在第一時間下載了Libra的開源代碼,進行了各方面的測試。

“如果我們默許人民幣兌換Libra,便可能導致人民幣貶值。”穆長春說,“但我們也需要做好Libra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成為一個重要角色的準備。”

在未來的國際舞臺上,央行數字貨幣可能和Libra終有一戰。

隨著時間的推移,除了雄安,另外一個地區也開始被開辟,并有望成為中國第二個數字貨幣特區,它就是:深圳。

今年8月,監管表示,“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

行業內紛紛猜測,深圳可能會成為央行數字貨幣最先落地的地方。

在全國范圍內,各地的區塊鏈利好政策也層出不窮。

人民網人民創投區塊鏈研究院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國內已有30個省級行政區推出了區塊鏈扶持政策。

此外,截至2018年12月,有9個省(市)政府推出了區塊鏈產業基金,總規模近400億元。

雄安、貴陽、海南、杭州、成都、深圳、上海、北京、廣州等城市,都一度成為熱門的“區塊鏈之都”。

在某個主流招聘網站上,杭州共發布了233個與區塊鏈相關的職位;廣州共發布了259個;而深圳、上海和北京,分別是548個、523個和646個。

哪個城市將成為區塊鏈的核心城市?除了雄安,下一個中心,極有可能還是深圳。

“毋庸置疑,北京、上海和深圳,還是區塊鏈技術和團隊最集中的城市,但深圳可能成為央行數字貨幣的先行地,又有政策優勢,它未來的發展潛力可能最大。”和萍稱。

在今天的熱門搜索話題中,“區塊鏈是什么”,成為最受關注的一個。

全民熱情都被這個性感的詞匯引燃,比起當年對互聯網人工智能的熱度,這一次,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周前,Libra開始遭受美國監管機構的壓力和阻攔。

特朗普在推特上稱:“Facebook的Libra幾乎沒有可靠性。在美國,只有唯一的貨幣美元。”

數字資產交易所Shapeshift首席執行官Erick Voorhees也在推特上說:“美國區塊鏈是壞的;中國:區塊鏈是好的。”

在這個關鍵隘口,兩個國家,選擇了完全不一樣的方向。而因此,它們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未來。

也許,在未來的區塊鏈世界里,中國將成為不容置疑的主角。

未來可期,舍我其誰。

聲明:本文為網友在本站《財經專欄》中投稿內容,本站不對其真實性負責,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相關熱詞:

AiLab云推薦
推薦內容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0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