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誠速配
廣告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網貸行業轉型:陣痛與希望并存
發布日期:2019-11-12 16:00   瀏覽:10557次  值班編輯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11月8日,重慶市金融監督管理局在官網發布公告,宣布當地29家已報告結清P2P網貸業務,標志著重慶的P2P網貸全線陣亡。而在此前一個月,山東、湖南等省份也相繼表態,即將或已經對未完全合規通過驗收的P2P網貸予以取締。據網貸之家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0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572家,同比下降53.5%。

起步于2007年,到2014年開始進入快速發展期,再到2018年問題平臺的集中爆發,我國P2P網貸行業可謂經歷了“過山車”式的發展。

進入2019年,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聯合發布的《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對網貸機構的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做了部署,并為網貸機構轉型指明了三條出路:轉型為網絡小貸公司、助貸機構或為持牌資產管理機構導流等。

在這一政策的指引下,今年以來,退出和轉型成為P2P網貸行業的重點。越來越多的P2P網貸平臺要么退出市場,要么轉型助貸,要么謀求轉型網絡小貸公司。然而,任何轉型之路都非坦途。

不是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都適合做助貸

助貸之說雖由來已久,但金融市場對此項業務并未有清晰定義,助貸業務因為不涉及持牌、門檻較低,目前已成為多數網貸平臺的轉型方向。

P2P網貸平臺轉型助貸的熱情帶火了助貸。但一個殘酷的現實是:并不是所有平臺都能轉型成功,也并不是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都適合做助貸。

“不是所有網貸平臺都適合轉型助貸,目前,整個助貸行業正在陷入嚴重的二八分流,有技術優勢和先發優勢的企業才能更好地開展助貸業務。”達飛云貸相關負責人說。

事實上,隨著越來越多的網貸平臺轉型助貸,今年以來,浙江、上海、北京等地監管關注“助貸”和“聯合貸”業務風險,監管重申銀行不得將風控管理交給互聯網機構。無疑,助貸業務在發展過程中出現異化,也引來監管關注。4月2日,北京市互金協會發布關于助貸機構加強業務規范和風險防控的提示指出,一些互聯網金融平臺和助貸機構合作,推出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無發放資質的貸款類業務。這些業務存在過度借貸、重復授信等情況,金融風險較大,帶來相當大的社會隱患。10月12日,北京銀保監局發布《關于規范銀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則意味著對轉型助貸業務的網貸行業再度加壓。

“做助貸的金融科技公司必須在科技和互聯網兩個屬性上占有絕對優勢,金融機構才會愿意和它們合作。因為科技屬性強,意味著該公司大數據風控的優勢特別明顯;互聯網屬性強,意味著該公司大數據獲客或者精準導流的能力較強,進而能夠帶來足夠大的流量和客群。”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事實上,助貸發展的進程,其實也是不斷“洗牌”的過程。近些年金融供給結構的快速變化,也對助貸業務模式提出了更高要求,跟不上金融行業發展步伐的公司就會被淘汰。

早在2014年就開始布局助貸業務的達飛,可謂最早一批布局助貸的公司。目前已在數據、風控、獲客等方面都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達飛自成立以來就一直積極嘗試將最尖端的金融技術運用到業務中,現已將成熟的圖像識別、智能審批/審核、人臉識別、OCR驗證等技術,全面運用于整個業務鏈。并依托自有大數據風控系統與強大的數據源,以技術驅動風控工具,不斷提升自動化審批率與風險識別能力。”達飛云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除了其在技術創新方面的實力,自成立至今的15年間,達飛一直都在不斷地探索和轉型中。2013年12月,達飛移動支付正式上線,標志著達飛正式由線下向線上轉型;2016年8月,達分期誕生;2017年1月,飛魚GO商城誕生,意味著達飛向綜合金融轉型。

“當前的助貸業務是達飛超前布局,也是積極響應目前國家政策的舉措,但我們明白,網貸平臺轉型助貸機構時,應該依據自身的優勢展開不同層次的合作,而非單一地做一個‘通道’。除此之外,達飛也不會止步于助貸。”達飛云貸相關負責人說。

不可否認,近年來,助貸業務快速發展,在促進科技與金融融合、彌補傳統金融機構信貸短板、構建多層次廣覆蓋的信貸體系、發展普惠金融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然而,當前針對助貸的監管還是空白,那么,助貸未來會不會被監管?

京東數字科技研究院日前發布的《助貸業務的運作模式、潛在風險和監管演變》認為,助貸業務的發展是信息科技發展和金融業務分工細化的產物,其實質是金融機構和助貸機構發揮各自的比較優勢,破解信貸供給和信貸需求之間的不匹配,更好地實現信貸成本、收益和風險的動態平衡。

《報告》建議,當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有效防控金融風險和提升金融服務效率需要統籌兼顧,助貸業務監管的未來發展應該秉持以下三個原則:明確監管取向,實現鼓勵創新與防范風險的并重;加強監管協調,實現監管政策和責任權限的統一;注重剛柔并濟,實現剛性底線和柔性邊界的協調。

拿牌照,依然是實力玩家的游戲

北京市網絡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車寧曾表示,“即使監管不直接把助貸作為轉型路徑的一種予以剔除,單從轉型的操作方式和如何衡量結果來說,轉型助貸都是非常艱難的。甚至可以說,即使能‘成功’,轉型助貸也未必是一個終極的結果。”

無疑,不是所有機構都能保證穩定的流量、優質的資產、過硬的風控,在強監管的條件下,想要存活下去,一要具備實力,更要有想法,并為未來發展提前做好準備。這和謝偉所想可謂不謀而合。

日前,達飛宣布決定自2019年11月6日起,正式啟動向持牌機構轉型的工作。并于11月6日起關閉線上充值通道,并停止債權轉讓功能,出借人資金將全額兌付。

“做出這個決定,是在《加快網絡借貸機構分類處置工作推進會》指導下,我們管理層經過慎重考慮的。這一決定對公司來說可能會帶來短時間的陣痛,但我們還是決定把目光放長遠。”達飛云貸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達飛一方面發力助貸,另一方面則積極努力爭取向持牌機構轉型,堅持兩條路一起走,未來才有希望。”

其實,任何轉型都非易事,網貸平臺轉型小貸亦是如此。尹振濤分析認為,對于那些合規的大型平臺,特別是股東和資金實力較強的平臺,可以在滿足網絡小貸申請資質的要求情況下,申請具有信用中介屬性的金融機構牌照,當然也會按照比P2P更嚴的監管標準展業。“其實有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一直在申請網絡小貸牌照,目前各地還是比較謹慎對待的,當然一些大的機構和平臺在注入一些股東等這種資源還是有機會。主要形式包括申請發起設立、參股、并購等。”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即使有小貸牌照,那也是有資金杠桿的限制,需要實繳等要求,很多平臺不一定拿得出。事實上,這就給像達飛這樣有背景實力的、在當前政策不明朗的背景下還想試圖拼搏一把的企業一個機會。

據介紹,目前,達飛已經從一家單一品牌的企業,穩步發展為擁有多子品牌的綜合性科技金融服務集團。目前達飛旗下擁有港股上市公司達飛控股(01826.HK),運營著“達飛云貸” “期待科技”“物主”等金融服務平臺。達飛還在2018年入股石嘴山銀行,成為其的第三大股東。除此之外,達飛在金融之外也不斷布局,子品牌遍及教育航空社交電商等板塊,正在全方位、多領域地發展。

“銀保監會、人民銀行正在會同有關地區研究制定P2P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轉型的具體方案。”10月21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祝樹民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將引導具備條件的機構轉型發展。這無疑給有實力企業帶來了一定的信心。

在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看來,引導網貸機構朝著小貸機構轉型是一條值得探索的路徑,有可能成為P2P的救贖之路,也可能進一步促進傳統小貸機構的數字化轉型。

“網貸機構轉型為小貸公司還取決于地方金融監管局的態度,如地方已有的小貸公司是否滿足了數量的要求、市場是否已經飽和等。” 歐陽日輝告訴記者。

對于轉型路徑,歐陽日輝建議:一是新設,建議有關部門修訂《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地方政府根據自己的情況修訂和出臺監督管理辦法;二是通過股權方式與小貸機構合作。

總之,受資本金、杠桿比例等限制,小貸準入門檻較高。對資金實力、股東背景等有較高要求,網貸向小貸轉型并不容易,未來政策落地后,估計只有經營較為規范、具有一定資金實力的平臺,才能獲得向小貸轉型的機會。

聲明:本文為網友在本站《財經專欄》中投稿內容,本站不對其真實性負責,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相關熱詞:

AiLab云推薦
推薦內容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0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